学术科研学术论文

2015-2016学年第二届教师征文——我的教育教学叙事研究一等奖选登

时间:2016年5月31日 作者:本站原创 浏览:
 

无逸斋育人管窥录

新利体育官网   语文科组  李勇

(一)“追忆似水年华”

故事发生在2014年的11月份。

我的感冒越来越严重,而且没有转好的趋势。周六刚过18:00,就有学生陆陆续续返校。吃完晚饭刚刚打开办公室的门,王思瑜走进了我的办公室,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不知装的什么东西。她走到我的办公桌前,说:“老师,我送你点东西。”我赶紧说,不用不用,留着自己吃吧。她说:“你一定要收下。”我还有所顾虑,收学生的东西毕竟不好。但是她两手一直捧着,我就接了过来。她说现在不能打开,要等到她走了之后。等她跑出办公室后,我打开塑料袋一看,一个塑料的小便当盒,里面貌似是汤之类的,盒子上还留着一张便条,写着几个很工整的字:“王专家秘制,专治久咳。”我一下感动到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跑出办公室冲着不远处的她连声说着“谢谢”,她也似乎很高兴,很快的带着羞涩的笑容跑下了楼梯。那一晚上我看晚自习,没有来得及喝,站在教室的走廊上一个劲儿地咳嗽。终于等到下自习,我打开盒盖,里面的内容真够丰富!橘子皮、杏仁还有一些我叫不出来名字的东西。用勺子尝了一口,甜甜的,还有一点橘子皮的苦涩,还有其他的味道,还是蛮好喝,一口气喝完确实感觉还不错。第二天我见了她,我赶忙说道:“你的独家秘方果然厉害!看,基本好了!”她说:“真的啊?!是我妈熬得汤,我只是盛了出来,我给她说你感冒了。”哎呦呦,心里又是满满的感动。

这孩子自从上高三以来就比较焦虑,多愁善感,每次谈完话后,这种问题还是“周期性”地发作,我甚至都怀疑自己与学生沟通的能力,而且感觉她对周围同学、甚至是老师也是冷冰冰的。但是我还是坚持经常性地找她谈心;担心她对我的话产生“免疫力”,还动员其他科任老师间或找她聊天,帮她消释心理的焦虑不安。没想到她居然给我送来了治咳嗽的汤,我预感到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果然,等到高三第一学期将要结束的时候,她对班里的事务热心起来,也能和周围的同学打成一片。

我的意识又不断地往前流动。还是在前几天感冒特严重的时候,刚刚上完语文课,何泽荣拿着一盒金嗓子喉片递给了我,说“看你咳嗽的厉害”,我当时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顿了几秒钟后赶紧接了过来,连忙说了几声谢谢。还记得前一段时间因为他一直在教学区穿拖鞋的事情和他发生了不愉快,还有因为语文作业做得马虎而说了他几句,还有因为他在上课、自习课期间经常去洗手间而请来了他的家长……这些问题被这汩汩而来的感动一发牵了出来。他确实已经长大了,懂事了。更可喜的是,他的作业比以前认真了很多,上课或自习课期间也很少去洗手间去了。有好的变化,终究是好的。尽管今后,班主任与他或者其他同学的“战争”还将继续,但这些美丽的回忆是最温暖的。

时间还在倒流。实行导师制后与我所指导的学生第一次会面,高三年级的老师、学生都齐聚饭堂,吃饭时候打饭的人特别多,我坐在桌前和自己指导的学生在聊着一些学习的问题,许晓威端着一盘饭放在了我面前,说让我吃。我赶紧说你先吃吧,你们早点吃完去上自习,我可以晚一点。他是个腼腆、不善言辞的孩子,把盘子放在我的面前,赶紧羞涩的离开,重新站在打饭的队伍里去排队。那是我在学校餐厅吃的最难忘的一餐饭。就在高二的第二学期末,他因为在教学区使用手机被我批评,并且暂时“保管”了他的手机。周末放学的时候他说急用,让我暂时先还给他,他保证在周一的时候还给我。我基于对他以往的了解,我就暂时还给了他,但是同时强调周一务必要还回来。但,他食言了!他失信了!我的震怒可想而知,请来了他爸爸,一番理论,我觉得自己以后对他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顺其自然吧。被骗的愤怒使我心灰意冷。尽人事,听天命吧!自求多福吧!我一直在用这样的言辞来抚慰自己那颗受骗的、脆弱的心灵。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想理他。可是现在,他居然很恭敬、很懂事地替我先打好一盘饭菜……

时间在流逝,我的记忆也像一条河流,过去两年的这些学生,还有那些事儿,都在内心激荡。教育就是一条记忆的河流,在温暖他人与被温暖中实现春风化雨。

“公开的秘密”

高二第二学期我找A同学谈话,我们的谈话可谓推心置腹无所不谈,她甚至把自己感情经历中的挫败感、与同学相处中的不愉快以及与家里父母之间的矛盾给自己造成的影响都和盘托出。她在我们谈话中说了一句话,我想我是忽略了,她说要让我保守秘密,绝对不能给她的家里人知道。我不知是自己大意还是潜意识中认为这些压根不存在“秘密”一说。谈话完毕后的一个下午我给A同学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她妈妈孩子情绪有点低落,需要多关注一下,并且说有可能是孩子与同学相处过程中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并且毫不客气地告诫家长不要将家里的负面情绪施加到孩子身上。到了周六的上午七点,我就收到了A同学的短信,短信很长,而且我能感受到冷峻的措辞下面的愤怒。我赶忙道歉(我确实不记得她曾说过“保守秘密”这样的话),但是我的超长的短信发出后也是石沉大海。周日返校之后我找她聊,她也是冷冰冰的,甚至在我的语文课上她也公然睡觉、画漫画。但是我清楚,我还需要忍住,先要顺着她。尽管此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终于消弭了误会,但是终归已经有了一道浅浅的伤痕存在她的心头——当然,还有我的心头。

我想,守信誉对一个班主任很重要,如果对应该保守的秘密却没有保守,学生将不再信任你。有时候并不是老师故意泄密,而是在谈话中忽略了孩子的一些信息。所以与学生交谈,必须要认真听他讲得每一句话,忽略了一句,就可能意味着一场误会甚至矛盾冲突。和家长沟通、交流,不是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只要不涉及原则性的东西,首先要尊重孩子的意愿。信息在口头的传递过程中,势必伴随着误读、曲解,尤其是家长方面理解的角度不一样,更容易造成误会。所以与家长交流的时候注意“度”的把握。告诉全部,可能会适得其反,不但不能形成家校教育的合力,有时候还会产生负面影响。

     魔方啊,魔方!

2012级高二第二学期伊始,班里兴起了一股玩魔方的风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不但在课间三五成群围在一起“切磋”技艺,就是上课或晚自习仍然有人偷偷地在桌兜里玩。我为此苦恼不已,当着全班的面我已经明令禁止过好几次,非但没有收手的意思,还有人公然对抗。只能采取单独谈话、“各个击破”的策略了。我并不是在某个时间段密集地约谈那十几个玩魔方的同学,而是耐着性子一天一两个,以不经意的形式说起。大体的意思是:第一,魔方是可以玩的,但是要注意时间与场合。第二,玩魔方带给你的好处是什么?是智力的开发吗?如果是的话,其实就是不明白高中学习的真正目的——目的在于启发智慧,而非智力,智力的因素大家相差无几,人生有智慧才是最重要的。第三,在这个班级,你能为大家带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是正面的、积极的正能量?还是其他一些不值得提倡的东西?第四,告诉他们,这个班正处于“生死存亡”(有些夸张)之际,如果每个人都为班级贡献一份正能量,这个班级就会越来越好,一个优秀的集体、良好的学习氛围,对你、对大家都是大有裨益的。

高中的孩子,都是很明事理的,心平气和地说,大体都能接受,我与他们的谈话,大体都是以这样的形式心平气和地进行,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通达事理,表示自己不会再玩魔方。只有两个异常痴迷的同学似乎不买账。那好,就退一步讲:能不能不在教学区玩?你可以带着它来教室,但是必须放在书包里,在非教学时间、非教学地点,你玩,是你的自由。这是我的底线。通过这一条,也同那两位同学达成了我们的“契约”。

让我欣慰的是,这种谈话“定契约”的方式的效果很明显,自此以后,原先班里有十几个人玩魔方,除了个别的在此后的一两周还将魔方悄悄藏在桌兜里之外,其他人基本兑现了对我的承诺。在高二第二学期期末考试之后,魔方居然在班里销声匿迹了。

反思:“说教”不是一个贬义词,它有效果,而且有时候效果还很大。我们的孩子认知能力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白痴、不可理喻。只要你一心是为他好、为这个集体好,他不会不明白。同时,处理一件棘手的事情,有时候强令禁止或简单处理,并不见得有效果,因为有这种问题的不是一两个人。面对着一个集体中有十几个人出现同一类问题的时候,可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单独了解、处理,“春风化雨”讲的就是一个“小”和“慢”字。

相逢一笑泯恩仇

2015届高三开学助推活动结束后第二周的一天,我班陈同学与其他两位同学一道来办公室找我,恰好我从办公室外边回来,陈同学交给我一张纸,不好意思地笑着,并且嘱咐我说:“等我们走了之后再看。”我很好奇他上边写的是什么,该不会又是提意见之类的东西吧。我打开一看,不禁又是感叹:“神啊!”那个字迹啊,绝对是和他本人那帅气的长相成反比,但是我还是很认真地研读起来,书信内容如下:

“老师,其实(我)想着毕业再说的,助推也有一定原因,加上上学期末也想说,还是现在说吧。

说大实话,原来对你印象很差,各种道听途说,我承认刚开学我对你的看法是无脑偏见,导致我写这个的原因,为了高二上(学期)期中考试那次。然后其实是那次之后,到高二上(学期)末期和高二下(学期)。我重新用正常的无色(不知何意,姑存之)去看。我得承认的是,时至今日,我还是有些地方不是很爽,有些地方不喜欢你的作法,不过,这没有什么,一个老师的做法不可能被所有人认同。

……

老师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高二上(学期)期中,那次考完试我移动桌子的事,(为了那个事)和你大吵一架。其实那次你没有错,最开始是我的错,确实是我的错,我其实当时也不爽。后来你的语气有些冲,我们就吵起来了。其实我当时就是不爽,可是过了半节课,就已经没什么了。同时我也意识到了我的错误。我自己的内心是想着就去给你道歉顺便解释一下的。只是一下课,突然手机响了——其实这时候看手机也不妥,不过我觉得到现在没必要隐瞒。我爸发信息过来,是转发你给他的,然后他也没问我就骂我了。我心情就很不爽。就没去找你了。我是不希望这样小事自己也有错,就是这样的。我很大错。……”

原来是一封道歉信,信很长,虽然语病很多甚至语句不通,但是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真诚。信里面道歉的内容是高二第一学期期中考试结束后的那个晚自习开始时我们两人——准确地说是三人之间的冲突。起始很简单,考完试刚刚开始晚自习,全班唯有他一个人摆放自己的桌子,而且弄出的声响非常大,我轻轻走过去很温和地问了一下原因。出乎我意料的是他重重地在桌子上摔下一沓书,并且朝我怒吼。我一下懵了,不知怎么回事,但是稍后我的气也一下上来了,于是在教室也声色俱厉地批评了两句。中间还有一个“路见不平”的站起来冲着我吼了我两句。仅此而已。正在气头上的我就给他家里人打了电话。

事情的开头就是这样。没有波澜,却非常惊心动魄。

我很认真地写了回信,满满的两大页纸。当然,我也做了检讨,诚挚地向他道了歉。并且说,过往的事情并不重要,只要不让这种过往成为我们人生的负担,或者是从其中学到一点做人、做事的道理,于我们双方都是大有裨益的,正所谓“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事情整整过了一年才得以化解,其中也颇多反思。当遇到比较棘手的问题时,尤其是在发生冲突时,不妨先让它“冷一冷”、静一静,不妨“以静制动”。在这个事情过程中,其实是有化解隔阂的机缘的,只是因为自己盛怒之下到家长那里告了状,家长也不分青红皂白地臭骂一通,使得事情失去了解决的机会。

隔阂、误会往往是由于沟通不畅造成的,有时候还有沟通不及时的原因。比如就在我看完他的道歉信在写回信的时候,因为我写的比较多,头天晚上没有写完,直到第二天下午才给他。但是就在第二天中午就收到了陈同学的短信,他问我是不是因为看了信之后很生气、很不爽,我赶紧解释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写完。差点又造成新的误会!

Baidu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