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科研学术论文

2015-2016学年第二届教师征文——我的教育教学叙事研究一等奖选登

时间:2016年5月27日 作者:本站原创 浏览:
 

我的“黑历史”

                      ——语文课拾零

新利体育官网   语文科组  李晓林

从来到科高第一次走上讲台,至今倏忽两载。两年之中,有欢笑,也有泪水,更有收获。今于过往之中摭取片言数则,碎锦零笺,庶几明自己成长之迹,感授业之乐。

(一)

2014年,初来科高。

满怀期待地走上讲台,面对着稚嫩而陌生的面孔,我开始了自己人生第一周语文课。

然而并不顺利,甚至有些沮丧。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几节语文课下来,课后,有同学问道:“老师,我们所学的内容,哪些是要考的啊,能不能划一划重点?”

我一愣,回想这一周所讲《诗经·邶风·静女》、《诗经·卫风·氓》和《孔雀东南飞》,都是中国文学中的瑰宝,难道不考试就不读了吗?这些篇目不应该是必须掌握的吗?

如此功利的语文学习,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没有重点,或者都是重点。”

“老师,你跟我们初中老师太不一样了,初中老师就是划重点,然后背诵。现在这种风格我们不太适应。”

“你讲得很对,如果我和你初中语文老师一样的话,那我就不是我了。现在你们不适应我的风格,我也不太熟悉你们的习惯,所以大家需要一个磨合期,彼此熟悉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我解释道。

提问的学生悻悻地走开了。

更加让我沮丧的事情还在后面。

一次,我要求科代表收齐全班学生的语文教材,我要检查大家听课情况,或者是预习情况。

教材交上来后,我看到很多人把课本保护得很好,简直是一尘不染,自然也是不会有墨迹了。

我有些生气,在那些比较干净的课文内页上,写下了一段批语。批语借鉴了网络流行语言,虽然严厉,但带着点儿“玩世不恭”的味道。我是要想让他们觉得我还是一个比较好玩儿的人。

孰料事与愿违。当教材返回学生手上之后,科代表给我传来了部分人的“怨言”,大意是说我在检查作业过程中损坏了某人的课本,同时在课本上写批语做法欠妥。

于是,我想我必须得向全班学生解释清楚。某节课后,我留下了一道语文作业:请写下对语文课或是语文老师的建议或是意见。

过了一晚,作业收上来了。

有一份作业让我非常震惊。虽然没有署名,但我认识其笔迹。意见中除了吐槽语文课拓展太多,推荐书目太多之外,还提到了语文课本破损之事。在他看来,书之损坏是我所为,而我损坏课本是因为该生没能按要求写笔记。

书的破损,我实在不清楚。说是我故意为之,这是莫大的冤枉。 虽然我知道意见作者是谁,但我深深理解学生的心理,这不过是因为我们的初识使得师生间的信任机制尚未建立罢了。

第二天课上,我郑重其事地说:“我喜欢大家有什么说什么,不过,书的破损,绝非我有意为之,而且我个人也绝不会因为某人不写笔记而撕破课本。破损可能是在收发过程之中发生的,也可能是我收拾办公室时不小心弄坏的,不过,我对这件事情深感抱歉。希望我们大家今后互相理解与信任,共同学好语文。”

可能没有预料到我的致歉,那一刻的教室异常安静。

不过,从那一节课后,再也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二)

“老师,你的生日是在哪一天啊?”学生问道。

“你们打听这个干什么啊?这是个秘密。”我笑道。

“老师,你告诉我们,我们给你过生日啊。”

“你们猜啊。”我故意不说。

“老师,你如果不告诉我们,那我们就从今天开始给你唱生日歌,总有一天是你的生日吧。”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突然,生日祝福歌在全班响起。

这种“耍赖式”的言行,让我有些感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这样天天被这群可爱的孩子们过着生日。

说实话,我很享受。

不过这段生日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版本:

“祝你早日结婚,祝你早日结婚……”

“祝你早生贵子,祝你早生贵子……”

“祝你早当爷爷,祝你早当爷爷……”

“祝你早当曾祖父,祝你早当曾祖父……”

接着是一阵欢呼声和掌声,不知道实情的人,可能还以为是真的呢。

然而,我就这样硬生生被他们从红颜唱到了白发。

后来,这段歌几乎成为语文课的传统。“起立,老师好”这句问候语可以没有,但歌是必须要唱的。

(三)

语文课前时事评议。

本次时事材料是有关恶俗婚闹的。淄博周村区马路上惊现“奇葩”婚闹,一位新郎被人用胶带捆绑在马路旁的大树上,脸上被涂抹牙膏,屁股下燃放鞭炮,脚上点烟,引来众多路人围观。

点评人和班上其他学生都极度反感如此陋习,并大声疾呼,对传统之陋俗要坚决抵制。

学生点评之后,我作总结发言。

“在你们家乡,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呢?”我问。

学生摇摇头。

“很好,看来大家都来自文明礼仪之地,都是有素质有涵养的知识分子啊。”

“老师,你结婚时会不会有这样的风俗啊?”

就在我准备开始课文讲解时,教室里突然传来了“别有用心”的提问,随之而来的是全班同学“意蕴丰富”的笑声。

他们总是“善意”地提醒:老师,你该结婚了!老师,你还是单身!

“怎么可能?老师好歹也算位高级知识分子,怎么会干这种恶俗之事呢?”“高级知识分子”一词,是我和他们经常互称之语。

“我说你们这群人,天天在想些什么啊?人小鬼大,还是好好考虑考虑你们自己的事情吧。”

“老师,我们结婚还早呢!”

如此机智的中途易辙,我竟无言以对。

(四)

去年暑假,在老家练车,经过一个暑假的暴晒,加重了自己原本就不白的皮肤的负担。等到返校时,我似乎听到了那群学生“不怀好意”的笑声。

开学第一课。

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果然不出我所料,整个班级沸腾起来。

“老师,你假期是去非洲了吗?”

“老师,你假期都干什么了啊?为什么回来连种族都变了?”

在夹杂着“不怀好意”的笑声之中,我听到了个别人“居心叵测”的提问。

“你们真的想知道我假期在做什么吗?”我淡淡地回应。

“想!”

“其实,我假期都在搬砖呢!假期在工地上搬砖,被晒成了炭。”此言一出,我看到台下学生半信半疑的神情。在这些学生的知识储备中,他们早就熟知了“搬砖”这个网络词汇的含义。

“真的假的啊?老师你那身板儿搬砖行吗?”

我一听,知道他们已经被我虚虚实实的回答绕晕了。于是,我知道我的第一堂课可以正式开始了。

“同学们,搬砖之事,自古有之。我假期为什么要搬砖呢?其实是受到一位古人的熏染。”讲到此处,我故意停下来,微笑着看着他们。

讲到要紧处,情绪渲染到制高点,偏偏戛然而止,是我的惯用伎俩。

“这个人还和广州有关系呢,离咱们很近。”看着他们恍似求知若渴的神情,我继续说道。

“到底是谁啊?”学生有点儿迫不及待。

“这位古人名叫陶侃,是东晋时期名将。大家可能对此人不太熟悉,但是对他的曾孙却是相当了解。大家想想自己相当熟悉的陶姓名人,就知道了。对了,陶侃就是著名隐逸诗人陶渊明的曾祖父。今天我无意说陶侃的丰功伟绩,专说他搬砖之事。请大家看一段材料。”投影显示:

侃在州(州,指广州。陶侃时任广州刺史。)无事,辄朝运百甓(音pì,砖。)于斋外,暮运于斋内。人问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过尔优逸,恐不堪事。”其励志勤力,皆此类也。(《晋书》卷六十六《陶侃传》)

看完之后,我请一位同学起来尝试翻译了一下:陶侃在广州无政事时,总是早上将百块砖搬到书房外,晚上再运到书房内。别人问他原因,他回答说:“我正在致力收复中原,过分的优游安逸,恐怕不能承受大事。”他励志勤勉努力,都像这类事情。

“好无聊啊。”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可能大家不是太理解这样的行为。但是,‘过尔优逸,恐不堪事’八字,却是你们应该牢牢记在心里的。大家今天生活安逸,衣食无忧,又进入了这样的荣誉体系,觉得自己可以十分悠闲地度过高中生活了。我想说,年轻人,你们思想很危险啊!所以,今天第一节课,我把这八个字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戒骄戒躁,勤勉刻苦,争取更大的进步。”

总结之后,我又开始了“一辈子的道路取决于语文”的“洗脑课”……

(五)

如今学生获取信息渠道多元化,很多网络流行语充斥着他们的日常生活。然而,有些网络词汇造词很不雅,对现代汉语的使用规范是个很大的冲击。而在课堂上,学生嘴里时不时蹦出几个词来。

“其文不雅驯。”我总会如是评论,同时将太史公的这句话写在白板上,并加以解释:“咱们这是语文课,不要老是讲一些乱七八糟的词。”

大概是我提醒太多次,不知从何时起,我在他们那里获得了一个江湖名号:“雅王”,也称“雅圣”。这成为了语文课永久的哏。

《庄子·秋水》节选“公孙龙问于魏牟”一段。

 “魏牟为什么给公孙龙讲‘坎井之蛙’的故事?”

“因为在魏牟看来,公孙龙和蛙一样,都是见识短浅。”

“除了见识短浅,这两者还有什么相同点呢?”我继续问。

“都很自得。”学生又补充说道,同时描绘了坎井之蛙跳梁欢呼的场面。

“对了,我们再分析分析公孙龙的形象。文章第一段通过公孙龙的自述已经完全展示出来了:‘少学先王之道,长而明仁义之行;合同异,离坚白;然不然,可不可;困百家之知,穷众口之辩。吾自以为至达已。’哎呀,我突然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文章都背下来了啊。原来背诵so easy!”

“咦——”

“一不小心,装了一回雅。”

“好雅!”

我听到台下七嘴八舌的议论,同时伴着一阵掌声。

他们总能“恰到好处”地鼓掌。

“这掌声是啥意思呢?我可不是来博取掌声的。只想给大家做个示范,背诵其实并不难,大家要认真背书啊。”

我想,这样的示范,应该是有效的罢。

后记:每一次读《论语》“侍坐”章,都被“各言尔志”的场面倾倒。没有感天动地的故事,有的只是日常生活的屑沫。作为一位平凡的语文老师,我想,越是简单平凡的瞬间,越是值得咀嚼回味的记忆。我想起三月二十九日夜里的那一个梦:往市民中心,见有大树参天,落花满地。醒来有感,作小诗一首以记。念己身飘然南来,似扁舟入海,颇多慨叹。然幸有传道授业之事,足慰吾心。诗曰:

谁唤桃花梦里飞?裁云借霭作春衣。

人穿烟水红楼冷,月照江山酒力微。

入海浮沉原宪病,辞乡交战卜商肥。

前身曾皙应同坐,鼓瑟音希缓缓归。

东风岁岁还来,吹入理山,几重青翠。只愿你我,一切静好。

Baidu
map